Jared

【玫瑰】藏匿于肤下之物

what's beneath the skin
玫瑰
08夏奥运会 一切都是我瞎编的
献给我的阿根廷双子星

"I live my life for something I can't see,
let me take you in my summer dream."
我为永不可视的事物而活,
允许我把你镶嵌在仲夏夜之梦。

Kun还记得那个带了点珍珠宝味的吻,清晰地仿佛是昨日之事。因鲁莽咬破的嘴唇现在还似乎隐隐作痛。结了痂的伤口一次又一次地裂开。而漂亮的情人们总是用它乐此不疲地调笑他早已不再糟糕的吻技,Kun却不以为然,甚至有些高兴。他啊,永远也不想让一些伤疤愈合。

Kun喜欢足球,就像十几年前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的贫民窟,在那块简陋到只能被称为名义上的球场中踢球时一样。但那都过去了不是吗?十年里许多事情飞逝而过,人们也随之改变。那个留着乱蓬蓬长发的瘦弱男孩也变了。Leo,他小声嘟囔着这个名字,心脏不受控制地突突跳着。曼城训练结束后,他又习惯地打开社交网站,随手往下滑,手指停顿在了十年前他与Leo在鸟巢的合照上。

他想起了08年的夏天,那个带着荣光、粘腻闷热的夏天,他仲夏夜之梦的尾声。

彼时Kun二十岁,留着乖巧的微卷刘海。被拉美的烈日晒成棕色的皮肤散发着热情,跟球衣上的土色污渍融为一体。典型的南美男孩。
Leo二十一岁,比Kun要矮上那么一点,浅色长发撩到耳后,不爱说话。怎么着看上去也是Kun比Leo大一岁才对,但Kun知道,足球是如何神奇地赋予这个小个子魅力的,从05世青赛初识到现在,他一直都清楚地明白。而他也因为懂得太早,陷入其中十多年没舍得离开。命运总爱捉弄人,他们陪伴彼此走完苦痛跟欢愉各半的青春,分离时才发现两人的人生也因此交织。


“哦,从未燃烧起爱情的你们,
   看一眼她,你们就懂得爱情。”
                                              ――普希金

 
  好像所有人都在外面庆祝,喷洒香槟,唱着欢乐的阿根廷之歌。无数的闪光灯跟喝彩恍惚了二十岁的Kun,他开始想象往后的日子与阿根廷未来的光明,滚烫的夏天似乎永远也望不到头。

Kun回到更衣室,仰头扯下沾满汗渍的球衣,搭在肩上,长舒一口气。他在外面没找到Leo,两人在接受完采访后就走散了,于是决定来更衣室碰碰运气。天知道他有多想在裁判吹响哨声后把这个阿根廷人搂在怀里狠狠地亲吻他。
也许一切还不算太晚,Kun想。他看到不远处Leo弯腰在柜子里翻倒着什么,一会儿从里面掏出一颗珍珠宝丢进嘴里,表情愉悦,嘴里似乎还哼着欢快的歌。裸着上身的Kun走上前,摸了摸男孩的头:“小笨蛋,又躲在这偷吃糖。”
Leo回头看清眼前来人,笑到:“连一次也不让吃吗?”顺势将自己的球衣脱下来,攥在手里,抬头对上了阿根廷人明亮的眼睛。
更衣室似乎有些寂静过头了。

“我们赢了。”Kun突然开口。

Leo点点头。他们似乎离得有点近,近得让他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源源不断的热量,他望着Kun干燥的嘴唇,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绕着Leo的脊柱上窜,潜伏在皮肤底下蠢蠢欲动。

两人都没再说话,但阿根廷人彼此都对接下来要发生的事心知肚明。他们在等,在等谁先开始谁就一败涂地。

甜蜜的珍珠宝味不受控制地涌入Kun的鼻腔。

很明显Kun总是那个最先按耐不住的人。
在以后漫长又难以望到尽头的日子里,从马竞的天才男孩到曼城锋霸;从昔日青涩光滑的脸庞到现在与那人一起约定蓄起胡须,一向如此。
但他心甘情愿,谁让对方是Leo Messi呢。

             

公主日记2
ChrisPine甜到掉牙

星际迷航三里小舰长被打♂。这姿势,啧啧啧。色情。

宇宙第一超级无敌可爱的小舰长!